载入中...

 
 时 间 记 忆 
载入中...
载入中...

 
 专 题 分 类 
载入中...
 最 新 评 论 
载入中...
 最 新 日 志 
载入中...
 最 新 留 言 
载入中...

 
 友 情 连 接 
 用 户 登 录 
载入中...
 文 章 搜 索 
 博 客 信 息 
载入中...



 
 
 
      对旧爱狠一点

>>2008-9-20 18:21:00
 
最近,接连看了好几篇有关“旧爱新欢”的文章。人都是有一种怀旧的情结的。特别是在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,这种情结都会浮上记忆的海面,挥之不散。我猜测她或许趁着花开,又忆起了旧时相好了吧。直抒胸臆不好意思,借着别人的事,拐弯抹角抒发一点小情小调。小文人,又是女性,都是这德性。我完全理解。但几篇文中流露出的“ 对旧爱要好一点儿 ,凡是对旧爱好的人,都是好人”这一中心观点,我觉得太天真,太想当然。她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。如不将这种错误的思想苗头扼杀在萌芽之中,以后说不定会给感情生活铸成大错。三八节已过,对女同胞没必要再客气了。今日,本人从两个方面毫不留情痛驳之。

对旧爱好一点的危害性,究竟在哪里?其一,容易让旧爱产生幻想,萌生死灰复燃的念头。今年春节期间上网,我碰到了一个久未谋面的老网友(不是旧爱,特此声明)。她告诉我,最近遇到了一件大麻烦事:去年国庆期间,她们高中同学举办了一次校友会。一位已升任副县长的男同学对他殷勤备至。上学的时候,那名县长相貌平平、成绩也平平,她这个“班花”,一直对他没什么印象。但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人家现在已今非昔比,帽子、票子、房子、车子、儿子“五子登科”。同学们聚餐结束后,副县长执意要开车送她回家。盛情难却,她坐上了她的车。途中,副县长说,酒多了开车不稳,下车歇会说说话吧。她只好依从。副县长借着酒劲,向她吐露了埋藏在心里多年的心思:在上学的时候,他一直暗恋着她,但那时的他很自卑,感觉配不上她,所以一直不敢追求她。那一夜,县长还向她倾诉了自己不幸的婚姻。

从那以后,那名副县长三天两头打电话请她吃饭。毕竟是曾经暗恋过他的旧爱,更何况人家现在事业正在走上升通道,说不定哪天就会用得着这位“贵人”了。不就是吃顿饭吗,对旧爱好一点吧。她终于抹不开情面赴宴了。果然是“鸿门宴”!吃完饭,副县长说,今晚喝多了,已给她在宾馆开了个房间,让她去冲个凉,休息一下。她预感到事态的严重,逃之夭夭。

当时,故事只发生到这儿。我好几个月没见到那个网友了,不知道后来事情如何进展。我深深地为她捏一把汗。如果她当时不对旧爱好一点儿,哪会有现在这么多“狗屎粘稻草”的麻烦!

对“旧爱”好一点的另一个危害是,这是对“新欢”的一种轻视和伤害。感情这玩意,都是自私的,没有谁愿意别人从自己的爱情盛宴里分一杯羹。一个思想成熟的人,在对“旧爱”好之前,一定要考虑一下,“新欢”对自己这样做,高兴不高兴、满意不满意、答应不答应?毕竟对“旧爱”的好是一种“客气”,可做可不做;“新欢”才是自己的命运共同体。记得武汉著名女作家方方有篇名叫《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》的小说,说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。女主人公的对象,在两人即将步入洞房的时候去世了。她悲痛欲绝,天天抱着未婚老公的相片,以泪洗面,不思再嫁。N年后,她终于抵不住家人朋友的劝导,很不情愿地又结婚了。“新欢”非常优秀,对她也非常体贴。但是,曾经沧海难为水,她对新老公的好,一概视而不见,依然对旧爱一往情深,老公一不在家,她就把珍藏在箱底的“旧爱”遗像偷偷取出来,用心灵跟他对话。后来,老公对妻子的“旧爱”做了一番暗查,发现妻子念念不忘的那个人,竟是一个灵魂卑劣、工于心计的伪君子,生前,他一直用种种卑鄙的伎俩,设套欺骗着女友的爱情。新老公面临着两难选择,如果揭穿那个“旧爱”的真实嘴脸,妻子一定会梦碎魂断。如果不揭穿,自己也一辈子生活在那个不在人世的“情敌”阴影里,永远得不到妻子发自内心的爱。

死者长已矣,来者犹可追。对这篇小说中刻划的那个“旧爱”,其人品姑且不论。即便他没有作家描述的那种阴暗心里和恶劣行径,实际的为人表面如一,真如他伪装得那么好,作为已再为人妻的女主角,也绝不能不顾老公的感受,对其过多追缅。对“旧爱”爱有多深,对新欢伤就有多痛!

沉溺于过去的人,得不到未来。没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情却有情。为避免事端,增添不必要麻烦,对“旧爱”有时就要有种壮士断腕的气概,狠点,再狠点!
   飞云飘雪   
  • 标签:旧爱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