载入中...

 
 时 间 记 忆 
载入中...
载入中...

 
 专 题 分 类 
载入中...
 最 新 评 论 
载入中...
 最 新 日 志 
载入中...
 最 新 留 言 
载入中...

 
 友 情 连 接 
 用 户 登 录 
载入中...
 文 章 搜 索 
 博 客 信 息 
载入中...



 
 
 
      肢体的一小步,精神的一大步

>>2008-9-20 18:26:00
 
我曾经很偏执地认为,举办伤残人运动会,是一个惨忍的决定。赛场,应该是运动健将驰骋的地方。运动员展示的是激情,挑战的是极限。观众希望看到的是力量、速度与美。而残疾人,作为弱势群体,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,需要我们的呵护和帮助。让他们用数倍的体力和心智,去完成正常人都难以顺利完成的项目,实在是勉为其难了。

是春晚的《千手观音》节目,改变了我的看法。在那个美妙绝伦的舞蹈里,21名聋哑女孩,用她们天使一般的舞姿,让观众的视觉受到了圣洁的洗礼,心灵遭遇了剧烈的震撼。曾经有人在文章里写道,如果《千手观音》换成一群健康的女孩子跳,肯定也会跳出聋哑女孩跳出的效果,但它的艺术感染力,肯定要大打折扣。聋哑女孩表演的,与其说是一种舞蹈,还不如说是一种爱的语言。她们用柔美的肢体,向我们表达的是一种精神,一种对生命的执著和热爱。给伤残人举办运动会,其意义也如《千手观音》一样,已经超越了运动本身吧。

昨天晚饭时,看《体育新闻》。一条有关第七届残运会的新闻特写,也如《千手观音》一般,让我的心灵受到深深的震撼。这是女子T35级伤残100米决赛的赛场。处在第6跑道的,是从天津协议转到宁夏去的运动员张磊,今年23岁。由于脑瘫的缘故,她的四脚力量和协调能力都没有正常发育,被医学定为T35级伤残。

在参加决赛的4名运动员当中,张磊的残疾程度是最重的。以至于站在起跑线上的时候,她都需要别人搀扶着才能立稳。发令枪响了,三名对手迅速地冲过了终点。而此时,张磊却刚刚“跑”了三分之一的距离。

如果以正常人的速度来衡量,张磊不是在“跑”,而是在“走”。不,连“走”也算不上,她是在“蠕动”,像一个弱小的虫子,每移动一步,都要调动全身的力量。她踉踉跄跄,几欲跌倒。跑道上只剩下她一个人。可此时,她并不孤独。看台上的观众为她的坚持和顽强动容了,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,有节拍地为她鼓掌加油。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坚持着。控制着。她奋力支撑着平衡,像一只负壳的蜗牛,一步一步,艰难地向着终点“蠕动”。 “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,我会拼到爱尽头”,这是歌曲《暗香》里的一句歌词。不知道当时的张磊,是不是也想到了这首歌。正常人只需要十几秒就能完成的事情,她用了2分43秒。撞线的那一刻,她几乎瘫倒在场地上。几双温暖的大手迅速伸了过来,将她紧紧地扶起。

我噙着泪水看着她“跑”完这100米路程。不经意间,思绪就飞到1969年。想起美国阿波罗11号太空船首次登月成功,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在踏上月球表面时说过的那句经典名言:个人的一小步,人类的一大步。我想把这句话套用一下:肢体的一小步,精神的一大步。张磊,用她不同寻常的100米,让每个观众心灵都受到了一次强烈的撞击。那一瞬间,她不仅让我们参悟到什么是自强和超越,还让我们每个健全的人懂得了,如何去珍惜和感恩。
   飞云飘雪   
  • 标签:残疾运动员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