载入中...

 
 时 间 记 忆 
载入中...
载入中...

 
 专 题 分 类 
载入中...
 最 新 评 论 
载入中...
 最 新 日 志 
载入中...
 最 新 留 言 
载入中...

 
 友 情 连 接 
 用 户 登 录 
载入中...
 文 章 搜 索 
 博 客 信 息 
载入中...



 
 
 
      一句话 一辈子

>>2008-9-20 23:06:00
 
        十岁之前,我一直生活在自卑的阴影中,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,每次的考试,我几乎从未得过及格的分数,“驴蛋”、“笨瓜”,诸如此类的绰号如同梦魇一样纠缠着我,欲罢不能。
  这样的现状一直维系到我十岁。我不知道,十岁于一个人而言,究竟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,是否暗藏着什么隐秘而微妙的玄机,但我的十岁,却明明白白地成了自己人生的分水岭。
  那年,我离开父母,来到五里外的,一个叫葛黄的村庄生活,寄居在大舅家里。大舅是当时村里屈指可数的,具有高中学历的文化人,深得村民们的尊重。大舅显然注意到了我身上所具有的那种同龄人少有的自卑和忧郁,一天,吃过午饭后,他将我带到他的房间,从五斗橱上取下了一个暗红色木箱,轻轻地拭去上面的灰尘,打开了那把锈迹斑斑的锁,呈现在我眼前,是满满一箱的书籍。面对我不解的目光,大舅舅面带和蔼的笑容,拍拍手上的灰尘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孩子,读些书吧,读书可以让人变得聪明。”
  我一下子愣怔住了,说实话,对于如何才能使自己变得聪明,我曾无数次,在无数个黑夜中,一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贴着烧饼,一边思索着这个问题,却压根没想过读书也可以医治自己的心病。事实上,对于一直受乡亲们敬重的大舅的话,我从来深信不疑。那天,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从大舅手里,接过一本《伊索寓言》。
  应该说,我刚开始读书,是带有功利目的的,但随着时间推移, “功利”与“自觉”,就如同秋冬交过,是在不经意间就完成了的。记忆犹新的是,看《薛仁贵征东》时,我在放晚学后靠在一户人家的草垛旁,很快沉浸到了故事中,和薛仁贵一起征战在刀光剑影的沙场。直到那户人家的女主人将稻草快要全部拖进厨旁,冷不丁看到正如痴如醉的我失声惊叫时,我才回过神来。
  书看多了,我一改以前沉闷的性格,有了倾诉的欲望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常常在校园里,打谷场,小桥上,和伙伴们一起分享读到的故事,讲得也端的投入,有一次,讲到《神州擂》里的东方旭,为了捍卫民族尊严,不屈于官府的阻挠和淫威,和俄国大力士比武时,边讲边比划,一不小心,竟将脚上的一只鞋“踢”到了桥下的河里。
  自从爱上读书后,在学校里,我不再被嘲弄,而是成了同学们众星捧月的“故事大王”,作文也隔三差五地便被贴上黑板报。有了这些肯定,我觉得自己真的变得聪明起来,学习起来也并不感到吃力了,那学期的期末考试,我竟一下子考到了班级的第三名。
  在大舅家生活的两年里,我记不清自己究竟读了多少本书,我只知道,是书,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户,开启了我不一样的心路历程。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虽然经历坎坎坷坷,生活起起伏伏,但无论身处逆境,还是置身坦途,书籍一直与我如影随形。我也终于明白,读书可以使人聪明的“聪明”二字,远非自己当初所理解的那样肤浅,而是蕴含着太多太多的东西,就是这些书,这些方方正正的汉字,让我明辨是非,教会了我许许多多做人处世的道理,使我理性、明智、澹泊、旷达、自信。很多的时候,当我细细地品读一本本书籍时,常常不自禁地想起已经去世的大舅,想起他那句意味深长的话,那句让我一辈子受益的话,还有他当年用心良苦地引导我读书时的情景—
  夏日的午后,大舅坐在梧桐树下的藤椅上,阳光正透过茂密的梧桐树叶,斑斑驳驳地洒落下来,在他脸上闪闪烁烁,而我,端坐一旁,一遍又一遍地跟着他,用稚嫩的童音朗读宋代哲学家朱熹的《观书有感》: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
   飞云飘雪   
  • 标签:读书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