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记忆(请用兼容式浏览)
载入中...
最新评论
载入中...
我的公告
载入中...
我的相册
最新留言
载入中...
我的好友
载入中...
用户登陆
载入中...
友情链接
博客信息
载入中...



日志
扬雄与七中  | 2013-11-28 20:20:00

 

笔洗墨池文采厚,身依长杨方言通。

这是我在校内上曾出过的一副对联,目的是想让七中的校友们鉴赏,也顺便考考他们。结果令人失望——留言的同学居然没有读懂这个对联!

由于石室中学自称有两千多年的办学历史(石室乃西汉蜀郡太守文翁所兴,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官学。从这一意义上讲,石室中学自诩华夏第一校亦无不可),这使得新学历史只有百年、而在诸多方面又超过石室中学的成都七中略感歉然。校友们探赜索隐,追本溯源,终于找到了七中的老祖宗——扬雄。

成都七中的历史因此一下上推了两千多年,虽然仍比石室中学少几十年,然七中学子亦可无憾焉。更让七中学子兴奋的是,论名气,扬雄远在文翁之上。尽管文翁留下了石室这个宝贵遗产,但关于他本人却没有多少东西留给今人。与此相反,扬雄却留下了挖掘不尽的文化财富,这也许是扬雄本人当初也没有想到的。

扬雄(公元前53~公元18),字子云,蜀郡成都(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)人。单凭这点,就足以愧死四中人:文翁毕竟是外来户,扬雄可是真真切切的成都本地人。

扬雄是西汉学者、辞赋家、语言学家。看看这三张名片,再想想官宦出生的文翁,也许四中人更有难望项背之叹。

扬雄绝非浪得虚名,两千年前的西汉还没有类似今天的学术腐败,看看扬雄留给我们今天的遗产,学者、辞赋家、语言学家这些头衔,实在是实至名归。即使我们再给他戴上哲学家、思想家、文学家等冠冕,扬雄也受之无愧。

作为语言学家的扬雄,他撰写的《方言》一书是我国第一部语言学的专著,想来也是世界历史上流传至今的第一部语言学专著。

扬雄早年极其崇拜司马相如,曾模仿司马相如的《子虚赋》、《上林赋》,作《甘泉赋》、《羽猎赋》、《长杨赋》,内容上为崩溃前夕的汉王极尽粉饰太平、歌功颂德之能事,但用辞构思华丽壮阔,结尾更兼暗寓讽谏之意,如《长杨赋》中“且人君以玄默为神,淡泊为德,今乐远出以露威灵,数摇动以罢车甲,本非人主之急务也,蒙窃或焉”等语劝导之意甚明,绝非空洞无物、无病呻吟之语。后世“扬马”并称,这已足以证明扬雄作为文学家的重要价值。除摸拟之作外,他自述情怀的几篇作品,如《解嘲》、《逐贫赋》、《酒箴》等也颇有可观。此外,他还仿效屈原楚辞,写有《反离骚》、《广骚》和《畔牢愁》等作品。

如果一个人拥有这些成就,他已经可以为此而自豪,也有资格受到后人的景仰。而扬雄的成就远远不止这些。他模拟《易经》作《太玄》,模拟《论语》作《法言》,对我国古代思想史和哲学史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扬雄的名声,更因为唐代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一文而流播不止。普通的读书人都能将“南阳诸葛庐,西蜀子云亭”倒背如流。所谓“西蜀子云亭”就是纪念扬雄的亭子。历史上据说有三个“子云亭”,一处是成都扬雄故居的“子云亭”,此亭早已不存,遗址亦众说纷纭;另一处是修建在郫县城郊扬雄故乡友爱镇的子云亭,清代乾隆年间迁建于扬雄墓侧,亭已不存在,只剩下土台一座;至今犹存的子云亭在绵阳西山景区。

七中人是怎样把母校和扬雄拉上亲戚的?如果从现在国内许多学校将书院也作为自己的办学历史来看,七中人并非生拉活扯,更不是牵强附会。扬雄确实在成都居住过。他在成都居住学习过的地方被后人以“墨池”加以纪念,清代又在这里建立了“墨池书院”,而成都七中的前身成县中正是在“墨池书院”和“芙蓉书院”基础上建立的。

成都七中校址几经搬迁,距离原来的“墨池”越来越远,但七中人认祖归宗的愿望始终未变。拉上扬雄,不是为了证明我们先前“阔”过,更不是为了与四中比个高低,而是表明七中人对学术的景仰。

现七中曦园内有子云亭,长杨亭,亭角翼然;缅怀斯人,奖励学术,实七中人之幸事。

读完这篇文章,开头的对联就容易理解了。

 

 

 

    成都七中曦园

20138月修改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 | By: sfgf59
  • 标签:扬雄 七中 校史 石峰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