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记忆(请用兼容式浏览)
载入中...
最新评论
载入中...
我的公告
载入中...
我的相册
最新留言
载入中...
我的好友
载入中...
用户登陆
载入中...
友情链接
博客信息
载入中...



日志
这是线索吗? | 2013-12-12 11:09:00

这是线索吗?

什么叫线索?我们先百度一下。

文章线索就是贯穿一篇文章,即在文章的不同段落中都可见的词、句子或情况等等;并且在解读文章时可以依照用来解读文章含义,了解文章主旨的关键词条。

文章线索的分类分为以下几类:

1、以人物为线索 2、 以事情为线索 3、以物品为线索 4、以地点为线索 5、以时间为线索 6、以感情为线索

文章线索的作用:贯穿全文,使文章浑然一体,使结构完整严谨。

 

依据这样的标准,我们可以找到我们熟悉的文章的线索。比如,《阿Q正传》可以是以人物阿Q为线索;《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》可以是以“抢救六十一个阶级弟兄的生命”这个事件为线索;《项链》可以是以“项链”为线索;胡适的《庐山游记》可以是空间转移为线索;《记念刘和珍君》可以是以作者的悲愤感情(对烈士的悲悼、对敌人的愤慨)为线索。

这看似非常清楚,其实不然。一遇到具体篇目,我们有时就会疑惑不清。

 

请看下题。

五、阅读下面的文章,完成15-18题。

故乡的沉沦[来源:Z

曾看到过一幅照片:一个农民在故乡新建成的楼房前呆坐,他的肤色是久在风雨暴晒下才有的酱色。我心中涌动起莫名的风雨飘絮的黍离之情,只觉得无边的乡村在沉沦,或者说在一点点坍塌。

乡土的中国,故乡的中国,真的转换这么快?一夜之间,土地里不再种出庄稼,而是种出了成片的高楼。“农民上楼”,就如镰刀割下了谷子,这不是一次收割的事件,而是一个精神的事件。有人说这世界消失的方式不是一声巨响,而是一声呜咽。谷穗碰到镰刀是呜咽,大树遭遇斧头是呜咽,而故乡田园风光的消逝更是呜咽。

有一个成语叫背井离乡,“背”是背离,这是孩子都能理解的。但我宁愿理解“背”为背负,一个背负着故乡井水的人是有底气的,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故乡井水的滋润,有故乡做依靠。记得,在一次文人雅集的酒桌上,友人问我,你的眼睛为何这样亮?我说那是故乡的水井!又问,你的头上隐隐像有什么东西,那是什么呢?也许,是我醉酒的缘故,我回答:那是故乡的屋檐。友人愣住了,不知如何应答,他有点黯然,然后醉了。他说,我没有故乡的屋檐。然后就伏在桌子上呜呜大哭起来。

故乡是一个人的血地。台湾把故乡叫做原乡,作家钟离和说“原乡人的血,只有回到原乡,他的血才能停止沸腾”,真是透到了骨髓,彻骨彻肤。

故乡是一种容器,故乡是收藏我们童年哭声的地方,一石一础,一草一叶,井栏树冠,那都是我们的见证,那里勾留了我们的年轮,涂抹了黄昏时我们读书的影子,还有那塞满草的窗子。当我们夜晚背诵课文的时候,常仰着脖颈望着星空,像是背诵着夜。现在那里的夜还是那样纯净么?没有一丝阴翳,没有污染,没有毁容?

一个人不能没有灵魂。曾记得一个台湾老兵的故事。他把装着故乡泥土的玻璃瓶子弄丢了,他的魂魄也随之丢失了。老兵住院,什么样的医术也疗救不了他这种思乡之痛。他的事传播开来,人们同情他,一个研究生翻找资料,在实验室里为老兵配制了他家乡的土。土里特别多放了一点盐分,用以配出老兵家人在这土地上流过的汗水。但细心的老兵呢?看出了黄土是用色素染成的!他说,故乡的土,是不可以配制的,那些童年的声音留在土里的,那些炊烟留在土里的,那些牛羊的哞叫留在土里的,这些怎能够配制出来?老兵最后说,这一瓶配出的黄土里面缺一样最要紧的东西:当初,母亲把土摊在白纸上,戴好老花镜看过、拣过,弄得干干净净,两滴眼泪落在土里,这一大瓶配置的土里却没有!

老兵带着那瓶故乡的泥土走过七个省,最后越过台湾海峡。

我不知道这个老兵最后的归宿,但我揪心的是即便他的灵魂得以还乡,在那被毁容整容后的故乡,他能找得到魂牵梦绕的归路么?他能找得到在路口大树下苦苦遥望的母亲么?

我的老家的村口也曾有几株明代的柿子树,经历了400年的沧桑啊!几年前被连根移走了。我回老家为母亲上坟,看到移走古树后留下的大大的树坑,如枯干的泪眼,无助无望。我童年留恋的柿子树,那曾荫庇过多少代家乡子孙的老树啊!

没有故乡的人,没有根基,没有身世。

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”是千年前的陶潜在时空外呼唤如今疲惫的心灵么?

其实对沉沦的故乡来讲,连荒芜也不配,只是一片钢筋水泥的狰狞。

我看不见灵魂的归路,我只隐约听见灵魂的呜咽!

(取材于耿立的同名散文,有删改)

 

17. 本文以“故乡的沉沦”为题,有什么作用?请联系全文简要回答。(6分)

参考答案:

①作为贯穿全文的线索,使文章脉络清晰(2分,要点:线索)。②体现中国广大农村(1分,要点:中国农村)的田园风貌(或:乡土特色)正在被毁坏的现实(2分,要点:田园风貌被毁坏)。③深刻表达了内心的的悲愤之情,引人深思。(1分,要点:悲愤)【评分参考】意思对即可。

 

我们认为,这个答案就值得商榷。

线索是组织全文材料的,那么这里的“故乡的沉沦”能够担负起组织全文材料的作用吗?我们认为不能。

这里我们需要区分题目、线索、文章内容、中心思想几个概念。题目可以与“线索、文章内容、中心思想”几个概念构成交叉关系,也可能是同一关系。即题目可能是线索,它可能标识了文章的内容,它可能表现了文章的中心;但题目也可能不是线索,也许与中心思想也没有必然的联系。

鲁迅的《祝福》这篇小说的题目,它就是线索,是事件性线索,全文的主要材料都是围绕这个主要事件来组织的;同时它也是文章内容。但它却与中心思想没有必然联系。《荷塘月色》的题目标明了文章的主要内容,但它就不是线索,与中心思想也没有必然的联系。一般认为《荷塘月色》是以作者淡淡的哀愁为线索。

同理,“故乡的沉沦”这个题目我们认为它标明了文章的主体内容,但它不能看作是文章的线索。因为文章中有几个段落都不是写“故乡的沉沦”。我们认为,将本文的线索定为“作者对故乡的感情”可能要好些。

如果承认上文所给答案是正确的话,那么《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》《记念刘和珍君》《荷塘月色》的这些题目都可以作为线索。这样的结论显然是荒唐的。

 

我们认为,讨论线索时,应该充分考虑到,线索必须是外显的,是结构性的,是能够贯穿全文的。

另外,我们还要强调,线索这个概念一般只运用于记叙文中,议论文、杂文未必都能用线索来分析。

而且,即便在记叙文中,也不是每篇文章都有明确的线索,或者说,不是每篇记叙文的线索都能够得到大家的公认。因此,我们在讨论现代文阅读中的线索时,尤其是在出题时,一定要谨慎。线索是分析文章用的,并不是作者写作时一定考虑到的。

 

最后,我们还想补充一下,百度的界定未必是科学准确的。我们感到,“即在文章的不同段落中都可见的词、句子或情况等等”中的“都”就显得绝对,而;“了解文章主旨的关键词条”更是无法让人接受的,难道我们知道了“荷塘月色”就一定了解《荷塘月色》一文的主旨了吗?

 

石峰于曦园

2013-12-1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 | By: sfgf59
发表评论:
载入中...